关于碳酸天剑

一句话总结

碳酸天剑是一个十足的蠢货,自称会十多门编程语言,但每次写业务代码都在摆烂。

碳酸笑话五则

其一

有一回,碳酸天剑、Dobando、JDSA_Ling 三人去应聘某公司,应聘过程中被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按需求写出合格的业务程序。
JDSA_Ling 没日没夜的赶工,头发都白了一半,最终在时间快到的时候交出了合格的业务程序,成功被录用。
Dobando 大量“参考”了前人的经验,用十分“科学”的方法完成了合格的业务程序,甚至还剩下一些时间用来做别的事——当然,他也被录用了。
碳酸天剑一开始完成的很“好”,然后写了不到一半就失去耐心,删库跑路了。

其二

碳酸天剑混了半年 GitHub、StackOverflow、Linux 社区,然后被 SteveUbuntu 采访。
SteveUbuntu:你这段时间有做出什么上千 Star 的项目来吗?
碳酸天剑:没有,事实上,这段时间我做出的 Star 最多的项目连 10 个 Star 都没有。
SteveUbuntu:那你这段时间给 Linux 内核提交了多少回代码?
碳酸天剑:没有,完全没有,一回都没有。
SteveUbuntu:那你这段时间一定有好好提升编程水平咯?
碳酸天剑:没有,要说我这段时间有提升什么水平的话,那一定是摆烂水平。
SteveUbuntu:那你这段时间都在干什么?
碳酸天剑:C++ 是不好的,C 语言是好的,JS 是草的,Java 是没有前景的……
SteveUbuntu:……

其三

碳酸天剑游学半年归来,说要用 C 语言做游戏引擎。
第一天:确定了引擎名,Prohonor 和 Daniel Calan 友情赞助了 Logo。
第二天上午:创了 GitHub 库并开始写代码。
第二天下午:永久停更并且没把代码 push 到 GitHub 上。

其四

碳酸天剑制作了自己的 Linux 发行版,用了 Slackware Linux 的 codebase,Debian 和 Fedora 的安装器,Arch Linux 的包管理器和软件源,CentOS 的 Logo(简单的顺时针旋转了 90 度并加了滤镜)。
Prohonor:如何评价碳酸天剑应该被钉在 Linux 耻辱柱上的观点?
SteveUbuntu:那是耻辱柱的耻辱。

其五

Prohonor:讲个 IT 界最短的笑话:碳酸天剑。
SteveUbuntu:你这不够短。讲个 IT 界最短的笑话:碳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