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

前言

我了解到有些人喜欢大谈特谈“中国人的劣根性”,实际却对他们口中的“中国人”一知半解,所以我写了这篇文章。
以下是我对“典型中国人”的理解,仅供参考:

正文 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

我对“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有以下三点认识:

  1. 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是真实存在的。
  2. 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是可以被改变的,但需要往少了说一两代,往多了说好几代人的时间。
  3. 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由制度与文化共同塑造(二者谁占比多一点是个争议话题,我认为这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因为二者已经纠缠在一起形成了恶性循环:不好的制度导致文化适应制度而变得劣质,例如PRC现状;不好的文化导致好的制度难以被自发创建,例如海外华人社区现状),受民族间接影响(例如以民族划分团体的情况,中国人因民族而抱团并与其他民族团体形成竞争关系,导致民族团体内部形成回音壁,因此不断强化原本不好的制度与文化,难以从外界学习并推行好的制度与文化),与种族完全无关。

以下是对于一些比较核心的部分的解析,其他浮于表面的现象可以基于核心轻易理解,我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三民主义”版本

我认为可以借用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三个词,以此作为切入点来剖析目前“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

民生是政权合法性的根基。民权可以说是民族(国族)用于保障民生的良好手段之一,这是经过无数民主国家实际验证的,可说是公理。但中国人由于数千年来长期缺乏政治权利,时至今日,典型中国人并没有“能够用民权保障民生”的概念——事实上,典型中国人并不知道该如何保障民生,只知道民生好坏与否取决于当权者如何对待被统治者;典型中国人追求“社会稳定”,因为典型中国人不知道/不相信除了“在稳定的社会做奴才”以外还有能够保障民生的方法。因此,只要当权者做得没有差到极点,民生还有最低限度的保障,典型中国人也许不满意,有时候会反抗(这种反抗动机上类似婴幼儿对监护人不满的哭闹,并不是真的要对监护人怎么样),但也会半推半就的接受维持现状,不会因此反抗当权者的统治。如果连这个限度都无法保障,那么典型中国人会与当权者不死不休,不计后果砸烂一切(例如古代中国王朝末年的农民起义),直到出现下一个当权者(例如古代中国的改朝换代)。如果下一个当权者仍然无法保障最低限度的民生,那么混乱仍将继续,直到出现能够最低限度保障民生的当权者为止。简略点说就是“宁为瓦全不为玉碎,若某日瓦全不得,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当权者集团可以利用典型中国人对民生的渴求维持统治,和通过民生威逼利诱典型中国人去做某些当权者集团想让他们去做的事(单纯的威逼只能偶尔使用,否则典型中国人会反抗(上文提到的那种)提升统治成本,若是经常威逼导致大量反抗则会导致社会不稳,可能造成民生倒退突破典型中国人底线导致不死不休;多数时候是威逼+利诱,这样典型中国人会半推半就的接受,不会有什么后患),但指望典型中国人去在大厦将倾之时给他们卖命,那是绝不可能的。
典型中国人是并不支持也并不反对某一特定的当权者集团的。有人说目前的典型中国人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信仰,这并不对,典型中国人在政治方面的思维层次没那么高,根本不会真的相信什么意识形态,因为无法理解。
如果有人将典型中国人和中国当权者混为一谈,或者根据中国现状指责中国人不反抗,只能说非蠢即坏——典型中国人并没有反抗中国当权者的能力,就像马戏团里从小驯养的猛兽没有反抗驯兽师的能力那样。
典型中国人没有“人格平等”这一观念,也许跟中国文化有关,但我认为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典型中国人并不知道自己能够用民权保障民生,只知道统治者的态度可以决定民生好坏,所以会因为这个思维惯性自己给人分成“能够决定民生好坏的统治者”与“不能够决定民生好坏的被统治者”(尽管事实可能与这个划分并不相符),而能够决定民生好坏和不能够决定民生好坏的社会成员原本就不可能人格平等——农场主和圈里面的牲畜可能“人格平等”吗?

比喻版本

如果要说得形象一点的话,典型中国人可说是政治意义上的“巨婴”。

人需要食物才能生存。巨婴不懂得自己获取食物,只能靠供养者喂食。
巨婴可能会对质量差的食物表示不满,但也会半推半就的接受——只是表示不满,不是不要食物,也不是要赶走供养者;除非食物的质量突破了巨婴的底线,这时候巨婴会歇斯底里的哭闹和反抗供养者,完全不计后果,哪怕失去供养者后可能会饿死。
如果供养者要驱使巨婴去做某些想让巨婴去做的事,单纯的威逼偶尔可行,但逼急了巨婴也会哭闹和反抗供养者;威逼+利诱会突破巨婴的认知极限,让巨婴半推半就的去做,不会有什么后患。
巨婴并不会支持供养者,只会支持维持自身的被供养状态,因为巨婴不懂得自己获取食物,这是为了生存,这无可厚非。如果供养者自身出了什么问题,巨婴也是很难帮上什么忙的。
如果有人因为供养者可以驱使巨婴作恶而将巨婴与供养者认为是一个整体,或者指责巨婴不反抗供养者,只能说非蠢即坏。
巨婴不会理解“人格平等”这一观念,因为巨婴无法供养自己,与供养者之间的关系不可能是人格平等的。

风险与收益版本

有人说中国人勤劳,有人说中国人懒惰,有人说中国人只看利益,有人说中国人不懂得看利益。
我认为这些都对,但都不全面。

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有一个底层逻辑:既要又要,即想要利益却不愿意承担风险。

单纯只看利益的人,例如美国的部分商人,他们是愿意承担风险的,他们会将风险计算在成本内,按照成本与收益来行动。
而典型中国人不是这样。所以你会看到:
典型中国人为了更少的风险,可以放弃更多的利益,哪怕实际上收益远大于风险。所以只要涉及到有风险的事,典型中国人是不懂得看利益的。
典型中国人过着并不怎么好的生活,为了眼前的利益辛勤工作并且能够出卖任何东西,却并不会去寻求改变,因为不愿意承担风险。“得过且过”。
典型中国人在任何需要承担更多风险的事上,都是懒惰的,懒得去思考,更懒得去行动。

只有在一种情况下绝大多数中国人是愿意承担风险的,那就是所有能做的选择的风险都很高的情况下。所以你能看到,对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自己的小日子过不下去了,才会“人心思变”。CCP在八十年代后下大力气维稳,主要就是因为这点。

拓展阅读 改变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

我认为,如果要长期保障中国人的民生,就需要建立长期稳定的全民民主的中国。这需要改变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否则强加的全民民主是难以为继的。

历史已经告诉我们,先/仅仅改变制度(例如北洋政府宪政共和)和先/仅仅改变文化(例如国民政府训政治国),都是无法改变中国人的民族性的,只会在制度与文化的恶性循环中越陷越深。
要想改变中国人的民族性,二者必须一起改变。

文化:全盘西化

中国传统文化几乎被CCP毁灭殆尽,从根本上消除了文化反动主义在中国的可行性,大大削弱了文化保守主义在中国的可行性,也使得在尽可能保留部分传统文化的情况下进行文化上的现代化改革变得几乎毫无意义。“已经无守可保,文化保守从何谈起?”
因此,目前中国在文化上只剩“全盘西化”一条路可走。题外话:这需要慎重进行,不要学糟粕。

制度:共和民主

因为体量,中国不适合直接民主,适合代议制民主,也即共和民主。

革命方法论

毫无疑问,“全盘西化”是文化上的革命,而“共和民主”是制度上的革命。

自上而下

尽管中国目前的当权者为维持统治刻意不去改变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并且用实际行动(例如建立GFW和日益加码的网络审查)阻止任何人试图改变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但如果仅仅只是要结束中国目前的当权者的统治,夺取政权,改变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并不是必要条件。
因此,可以先夺取政权,再进行制度、文化上的革命。这是“精英革命”或“先锋队革命”。
这是非常传统而行之有效的一种方法。但是,这对先锋队的要求非常之高。若是先锋队过早腐化或不按预期来,就直接宣告失败。

乱世思变

目前的中国陷入乱世且绝大多数中国人退无可退、逃无可逃,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中国人就会自发想要做出文化、制度上的改变。这是“大众革命”。但若是最终方向选错了,则可能陷入民粹主义的深渊,一如百年前。

全民民主

若是现代公民意识的非典型中国人足够多,可以直接一步到位实行全民民主。
否则,我认为,也许可以按照这个路线来进行社会革命:

“一步宪政共和,两步全民民主”

为什么是两步而不是更多?因为现在已经有了这样两个前提条件:

  1. 无论如何,目前拥有现代公民意识的非典型中国人的数量相比清末多了很多,已经足够撑起一个民主政府。
  2. 现在是第三次科技革命后的信息时代,目前的信息流通速度和清末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因此相对而言现代公民意识能够更为迅速的普及。

所以完全不用再像百年前那样尝试走“军政、训政、宪政”三步民主,而是可以直接进行“宪政”,从“宪政共和”即法治+部分民主做起,随着现代公民意识的普及和公民素质的提升,再进一步推进为全民民主,这样能有效避免极权“军政”和威权“训政”带来的问题,效果也不会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