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开展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备案工作的通知》的个人解读

前言

如果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请看该互联网时光机存档

或者你可以看我制作的原文 txt 格式全文摘录

《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开展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备案工作的通知》下文称《通知》。

解读

整个《通知》的关键是这条:

二(九)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分发平台、智能终端生产企业不得为未履行备案手续的APP提供网络接入、分发、预置等服务。

个人解读如下:

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

即 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 (ISP)
如果你不知道 ISP 是什么,请自行通过搜索引擎搜索“ISP”,或者查阅相关资料。

通俗点解释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所说的“运营商”。
放在中国,合法的 ISP 目前只有电信、移动、联通三家:“三大运营商”。

分发平台

指的应该是“软件分发平台”。
狭义的软件分发平台:iOS App Store、各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第三方应用下载站等。
广义的软件分发平台:软件分享社区、破解社区、网盘等,只要能够从这个平台获取软件,都算。

有哪些平台会被制裁,看具体的实施力度。

智能终端生产企业

狭义的智能终端:智能手机、电脑、现代机顶盒等。
广义的智能终端:能运行程序的计算机都算。

有哪些厂商会被制裁,看具体的实施力度。

网络接入、分发、预置等服务

一句话解释:
网络接入:允许 APP 联网。
分发:上传软件到分发平台,供用户下载。
预置:预装软件。

重点

如何实现对软件联网权限的控制,是《通知》背后隐藏的重点内容。

我的分析如下:

  1. 从智能终端生产企业入手,从操作系统层实现针对 APP 的联网白名单。

应对方案:用户不升级系统、刷机更换不受《通知》影响的系统等,方法很多,而且成本极低。

如果只这么做,效果会很差,现在的智能终端用户几乎都有一定的动手能力。
而且既然《通知》提到了“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应该不可能只这么做。

  1. 从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入手,实现基于包检测的 APP 联网白名单。

应对方案:使用带有流量伪装功能的代理,让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认为你的包是白名单上的应用所发送的,从而成功骗过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让白名单以外的软件能够正常使用。

包检测是 Great Firewall (GFW) ,即日常互联网生活中所说的“墙”,目前主要的运作机制。如果只这么做,技术上应对并不难,对翻墙用户的影响更是非常有限,并且可能会让更多的人为了正常使用部分 APP 而接触到翻墙软件。
我认为,如果仅基于综合成本来看,1+2 是最可能的一种实现方式。

  1. 从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入手,实现基于 IP 的 APP 联网白名单机制。

应对方案:使用不受《通知》影响的运营商进行国际漫游,成本极高。

这相当于是从互联网层面闭关锁国了。就算能够国际漫游,只要出台相关政策(例如必须登记外国公民的合法身份才能在中国境内使用国际漫游),一样可以堵死大多数人通过这种方式进行应对的路。
这种方式社会成本极高,但本身成本不高,不能完全排除可能。

补充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关于 Great Firewall (GFW) 的信息,请自行查阅资料。
这里只是针对上一节进行知识补充,便于读者理解。
如果你了解 Great Firewall (GFW) 可以直接跳过本节。

为什么 Great Firewall (GFW) 主要运作方式是包检测而不是 IP 黑名单:因为 IP 黑名单对互联网性能的负面影响太大了,所以这导致了封锁每一个 IP 的成本都不低,于是 IP 黑名单目前只针对部分知名网络服务(例如 Google、Twitter)。
为什么 IP 白名单本身的成本不高:相对而言,与 IP 黑名单相比,对互联网性能的负面影响几乎为零。
为什么 IP 白名单的社会成本极高:因为相当一部分中国境内的中小型外企是没有连接外网的专线的,这些企业进行日常工作需要翻墙。如果实施了 IP 白名单,会极大增加这些企业的运作成本,导致大量撤出,对中国经济及就业率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动机分析

对外:切断中国境内绝大多数人与海外世界的联系,极大提升中国境内发生的的负面事件消息传到海外的难度,实现更强的信息封锁,有利于更强的舆论管控。
对内:切断中国境内绝大多数人低成本不受中国政府监管长途联系的方式(例如通过代理使用海外聊天软件、使用端对端的聊天软件等),实现对中国境内绝大多数人更强的信息监管。

此举导致的其它结果都是副作用。

仿古诗一首

转载,该诗版权属于原作者 Data-红

诗经·文管

农村反反,城市闹闹,经济还生。
国朝君令,网络管管,网络半毁。
农村吵吵,城市小闹,经济将落。
国朝君令,网络管管,网络神朽。
农村吵吵,城市互反,经济已崩。
国朝君令,网络大管,网络近毁。
国君朝臣,寻事理由,诈诈骗骗。
是真是假,万民有眼。

结语

《1984》正在中国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