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酸天剑的博客

#include "tianscar/blog.h"

以下是你在这里找到的 以下是你不能在这里找到的
不知所云的技术博文 充实易懂的技术科普
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 幽默风趣的批判文学
民科水平的胡言乱语 一定水准的政治评论
Nyan Cat Herobrine

前言

当我决定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就已经违背了一些对自己的要求。
抱歉,我被情绪所控制了。写下这篇文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也不会达到预期的效果,因为我水平有限。
就算如此,我还是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对每一位想要了解社会科学的读者形成好的启发。

正文 关于真实世界

复杂系统

如果你不了解什么是复杂系统,请自行查阅资料,本文不过多赘述。

往大了说,我们所处的宇宙。
往小了说,地球的大气系统。
再小一点,人类社会。
以上这些都是复杂系统。

复杂系统是无法被完全准确预测的。打个比方,在复杂系统中,不是说给一(材质确定的)桶(容量确定的)水放进(某个确定的)冷库过上一段(确定的)时间这桶水就一定会结冰或者一定不结冰的,因为你无法排除巨量可能造成干扰的因素得到完全准确的判断,集合全球所有的算力也不行。现在不行,我认为以后也不行:因为计算机本身就是运行在宇宙这个复杂系统的环境中的,本身就是复杂系统的一部分,给出的结论无法完全准确预测。

真实世界

我这里说的“真实世界”这个概念,也就是,“一切”。如果这超出了你的认知,那么简单理解为“人类能够对其产生认知的所有事物”就好。

并且,我必须要说的是,人类是无法完全准确认知“真实世界”的,这超出了人类认知生理上的硬性极限。
人类对世界产生认知所获得的信息,相对于真实世界而言,全部都是经过了认知过程本身有意无意的简化的。
打个比方,这整个过程就像有损压缩一样,真实世界“原始数据”被人类所认知“有损压缩”产生的信息“有损压缩产物”就已经是“经过有损压缩”的了,随着信息在人类社会中的进一步传递,相对原始数据而言损失的信息也不可逆的越来越多。也许这用热力学第二定律可以更容易解释清楚吧。

科学(广义)

尽管真实世界无法准确认知,复杂系统无法准确预测,人类还是发明出了认知真实世界和预测复杂系统的工具——科学(广义)。
研究自然规律的,自然科学;
研究人类社会的,社会科学;
通用的,数学、逻辑学、统计学、概率学……

这些,都是将复杂系统简化为简单系统来研究的。没有任何一种科学能够准确描述和预测真实世界,这方面能够准确描述和预测的,只有经过科学简化后的简单系统。

人类社会

自然科学可以说是“盲人摸象”,这个绝大多数人都能理解。那么社会科学呢?人类社会是人类创造出来的啊?为什么人类不能同时创造出一套或多套理论准确描述和预测呢?
首先,人类社会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无法准确认知,自然无法准确描述。
然后,我上面说人类社会是“复杂系统”。我不想讨论为什么人类社会是复杂系统,知道这是事实,这就够了。
并且我不认为人类社会这个复杂系统有能够在现实中完全简化为简单系统(我了解到有些人设想用超级计算机来达到这个目的)的可能。理由我在正文第一节(“因为计算机本身就是运行在宇宙这个复杂系统的环境中的,本身就是复杂系统的一部分,给出的结论无法完全准确预测”)说过了。

意识形态

“意识形态”被创造出来用于描述“人类社会被如何构建”和描述“如何构建人类社会”的想法,以及用于政治宣传。
有些接触政治的人喜欢在除政治宣传以外也仅仅用某种或某些意识形态来解释人类社会,在我看来,这是不入门的表现,说难听点就是“忽悠人给自己也忽悠瘸了”。
任何一种能称之为“社科理论”而不是“民科”的理论,都是可以逻辑自洽的。但是逻辑自洽不代表完全符合真实的人类社会。没有任何一种意识形态能够准确描述人类社会,基于某种意识形态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准确预测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意识形态没有“忒修斯之船”问题,改得太多就不是原本的意识形态了。所以,所有的意识形态,无论其在某一时期多么符合真实的人类社会,最终都会流于“先射箭、后画靶”的“黑板意识形态”(这个词 neta 自“黑板经济学”)。
事实上,务实的政客,或者说绝大多数政客,往往都将意识形态仅仅作为政治宣传的工具,先有了某个目的(先射箭)后用意识形态来解释为什么要达到这个目的(后画靶)或者为什么要做某些事(来达到这个目的)。毕竟对群众而言,意识形态易于理解,一些会招致群众反感(但不一定就会损害群众利益,一些对群众有利的目的群众无法理解/不相信会对自己有利)的目的也能很好的隐藏在意识形态的政治宣传之下,不招致群众反感。如此可以更好的尝试获得群众的支持。
在我看来,对政客本身而言,“利益(例如群众利益、国家利益)优先”是务实的体现,而“意识形态优先”则是危险的信号——政客管理社会,但政策的社会成本却不会即时反馈到政客本人那里,政客本人容易进入对要付出多少社会成本没有实感的状态,从而付出超出预期的社会成本,最终全社会(尤其是群众)超出预期的买单,导致生活在社会中的多数人利益受损,群众利益严重受损,严重的情况下甚至会导致社会危机。

结语 从真实世界的角度来进行思考

我的意思是,如果对真实世界进一步的认知(已经被证明确实是进一步的认知)与现有的科学(广义)理论相违背,那就一定是原来的理论错了,需要修正产生新的科学理论。
这是科学(广义)发展的必经之路,我认为这样思考也可以被称作是科学(广义)思考。
很多人对自然科学,在这方面,脑筋能转过来,但到社会科学就转不过来了——不然在人均受教育程度和知识面空前深广的当代,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被政客和一些政客都算不上的真正意义上的政治骗子给忽悠来忽悠去了。

我认为,大概而言,人只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信息,并且不会相信自己认知以外的信息。

我认为,这是生物自然演化形成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并且就应该这么做。因为人要想验证信息的真假,首先需要这个信息处于自己的认知范围内。相信自己认知以外的信息,属于典型的“轻信”,而如果有谁经常轻信,那这个人迟早是要吃亏的。
我不是说得到的超出认知的信息就一定是假的,而是说对于认知以外的事,有必要选择保持较大的怀疑,无论是从信用多么好、质量多么高的信源得到的信息(就算是从不说谎的人,记录的信息无意间偏离事实,甚至有较大偏离,也属于正常现象)。

如果某个信息始终处于我的认知范围以外,无论我用多少方法、从多少渠道验证过该信息的真假,我也会选择保持较大的怀疑。

我认为,“对认知以外的信息默认为假,并始终保持较大怀疑”和“奥卡姆剃刀”——“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如不了解奥卡姆剃刀概念请自行查阅资料,本文不赘述)是从认知方面保护自己尽可能不受损害的有效手段。
当然,如果认知过低,这些手段能起到的作用也有限。

达尔文主义,一言以概之:“丛林社会中,适者生存”。
社会达尔文主义,一言以概之:“人类社会中,适者生存”。
有些人说社会达尔文主义是“人类社会中,强者生存”——一般情况下,在人类社会中,越是适应社会的人,就能获得越多的社会资源,以人类社会约定俗成的强弱标准评判,也就越强——也就是说,人类社会的“适者”和“强者”是同一个东西,所以两种说法说的是同一个东西。
将达尔文主义中的“丛林社会”换成“人类社会”,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了。因为人类目前已经在地球丛林社会的食物链顶端,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丛林社会的最适者是人类,所以社会达尔文主义目前是符合达尔文主义的。

我认为社会达尔文主义目前较为符合人类社会的现状,但我不支持社会达尔文主义(我认为人类好不容易爬到地球丛林社会的食物链顶端不应该仅仅是为了建设另一个丛林社会的),即使在丛林社会中也是一样——如果我在丛林社会中生活的话会支持达尔文主义,因为社会达尔文主义不适用于丛林社会。
很多人批评社会达尔文主义,我想,这是因为人类社会演化出的某些价值观与丛林社会传承下来的某些价值观产生了冲突吧。

前言

我了解到有些人喜欢大谈特谈“中国人的劣根性”,实际却对他们口中的“中国人”一知半解,所以我写了这篇文章。
以下是我对“典型中国人”的理解,仅供参考:

正文 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

以下是一些比较核心的部分,其他浮于表面的现象可以基于核心轻易理解,我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三民主义”版本

我认为可以借用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三个词,以此作为切入点来剖析目前“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

民生是政权合法性的根基。民权可以说是民族(国族)用于保障民生的良好手段之一,这是经过无数民主国家实际验证的,可说是公理。但中国人由于数千年来长期缺乏政治权利,时至今日,典型中国人并没有“能够用民权保障民生”的概念——事实上,典型中国人并不知道该如何保障民生,只知道民生好坏与否取决于当权者如何对待被统治者;典型中国人追求“社会稳定”,因为典型中国人不知道/不相信除了“在稳定的社会做奴才”以外还有能够保障民生的方法。因此,只要当权者做得没有差到极点,民生还有最低限度的保障,典型中国人也许不满意,有时候会反抗(这种反抗动机上类似婴幼儿对监护人不满的哭闹,并不是真的要对监护人怎么样),但也会半推半就的接受维持现状,不会因此反抗当权者的统治。如果连这个限度都无法保障,那么典型中国人会与当权者不死不休,不计后果砸烂一切(例如古代中国王朝末年的农民起义),直到出现下一个当权者(例如古代中国的改朝换代)。如果下一个当权者仍然无法保障最低限度的民生,那么混乱仍将继续,直到出现能够最低限度保障民生的当权者为止。简略点说就是“宁为瓦全不为玉碎,若某日瓦全不得,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当权者集团可以利用典型中国人对民生的渴求维持统治,和通过民生威逼利诱典型中国人去做某些当权者集团想让他们去做的事(单纯的威逼只能偶尔使用,否则典型中国人会反抗(上文提到的那种)提升统治成本,若是经常威逼导致大量反抗则会导致社会不稳,可能造成民生倒退突破典型中国人底线导致不死不休;多数时候是威逼+利诱,这样典型中国人会半推半就的接受,不会有什么后患),但指望典型中国人去在大厦将倾之时给他们卖命,那是绝不可能的。
典型中国人是并不支持也并不反对某一特定的当权者集团的。有人说目前的典型中国人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信仰,这并不对,典型中国人在政治方面的思维层次没那么高,根本不会真的相信什么意识形态,因为无法理解。
如果有人将典型中国人和中国当权者混为一谈,或者根据中国现状指责中国人不反抗,只能说非蠢即坏——典型中国人并没有反抗中国当权者的能力,就像马戏团里从小驯养的猛兽没有反抗驯兽师的能力那样。
典型中国人没有“人格平等”这一观念,也许跟中国文化有关,但我认为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典型中国人并不知道自己能够用民权保障民生,只知道统治者的态度可以决定民生好坏,所以会因为这个思维惯性自己给人分成“能够决定民生好坏的统治者”与“不能够决定民生好坏的被统治者”(尽管事实可能与这个划分并不相符),而能够决定民生好坏和不能够决定民生好坏的社会成员原本就不可能人格平等——农场主和圈里面的牲畜可能“人格平等”吗?

比喻版本

如果要说得形象一点的话,典型中国人可说是政治意义上的“巨婴”。

人需要食物才能生存。巨婴不懂得自己获取食物,只能靠供养者喂食。
巨婴可能会对质量差的食物表示不满,但也会半推半就的接受——只是表示不满,不是不要食物,也不是要赶走供养者;除非食物的质量突破了巨婴的底线,这时候巨婴会歇斯底里的哭闹和反抗供养者,完全不计后果,哪怕失去供养者后可能会饿死。
如果供养者要驱使巨婴去做某些想让巨婴去做的事,单纯的威逼偶尔可行,但逼急了巨婴也会哭闹和反抗供养者;威逼+利诱会突破巨婴的认知极限,让巨婴半推半就的去做,不会有什么后患。
巨婴并不会支持供养者,只会支持维持自身的被供养状态,因为巨婴不懂得自己获取食物,这是为了生存,这无可厚非。如果供养者自身出了什么问题,巨婴也是很难帮上什么忙的。
如果有人因为供养者可以驱使巨婴作恶而将巨婴与供养者认为是一个整体,或者指责巨婴不反抗供养者,只能说非蠢即坏。
巨婴不会理解“人格平等”这一观念,因为巨婴无法供养自己,与供养者之间的关系不可能是人格平等的。

拓展阅读 我由此引申出的一些思考

对中国革命的思考

我认为,如果要长期保障中国人的民生,建立长期稳定的全民民主的中国,就需要改变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否则强加的全民民主是难以为继的。
尽管中国目前的当权者为维持统治刻意不去改变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并且用实际行动(例如建立GFW和日益加码的网络审查)阻止任何人试图改变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但如果仅仅只是要结束中国目前的当权者的统治,并不需要改变典型中国人的民族性——事实上,如果要进行革命,典型中国人既难以成为动力,又难以成为阻力,因此多数情况下典型中国人对革命的影响直接忽略不计就可以了,至于说典型中国人被当权者威逼利诱去作恶的情况,无知者无罪。

因此,要让典型中国人拥有现代公民意识并建立起通过民权保障民生的良性循环的话,为了用实际行动让典型中国人成为现代公民(光普及理论概念是没用的,必须要实际体验,典型中国人才会真的相信“能够用民权保障民生”和学会“如何用民权保障民生”),先成为中国的当权者(成为当权者不代表成为CCP统治阶级,比起内部改革,现在看来,要想成为拥有改变典型中国人民族性权力的当权者,成功率更大的是外部革命;当权不等于独裁)也许会是比较好的路线。

对中国民主化的思考

我认为,要想在中国建立能够保障民生的优质民主社会,可以按照这个路线来进行社会革命:

“一步宪政共和,两步全民民主”

因为现在已经有了这样两个前提条件:

  1. 无论如何,目前拥有现代公民意识的非典型中国人的数量相比清末多了很多,已经足够撑起一个民主政府。
  2. 现在是第三次科技革命后的信息时代,目前的信息流通速度和清末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因此相对而言现代公民意识能够更为迅速的普及。

所以不用再像百年前那样尝试走“军政、训政、宪政”三步民主,而是可以直接进行“宪政”,从“宪政共和”即法治+部分民主做起,随着现代公民意识的普及和公民素质的提升,再进一步推进为全民民主,这样能有效避免极权“军政”和威权“训政”带来的问题,效果也不会太差。

执政生涯结束了啊,再也选不上了啊啊……

Kuomintang Emblem Black BG

Kuomintang Flag Black BG

R.I.P. Kuomintang.

(没有冒犯中华民国海军的意思)

  • Karstian Lee

前言

本文是认识你自己的拓展。
尽管时下二维政治光谱图仍然被广泛使用,但事实上其并不足以准确描述目前世界上的多数主流意识形态——尽管大致归类是可以做到的,因为在现代社会“政治”与“经济”两轴是影响执政党政策的主要因素,这是其流行的原因。
但是,目前的人类正在普遍进入后现代社会。这将导致:从仅针对执政党的角度来看:“文化”与“国族”两轴对执政党政策的影响力在不断增加;不单从针对执政党的角度来看:“文化”与“国族”两轴在很多时候甚至能取代“政治”与“经济”两轴成为不同意识形态的人观点分歧的主要原因。
因此,在很多场合下坚持使用二维政治光谱图,反而会为基于意识形态的分析增加难度、降低分析准确性。甚至可以这么说,按照目前的趋势来看,二维政治光谱图的应用面正在不断变窄。
因此,我写了这篇博文,作为补充。

后现代社会

以下是我对“后现代社会”的一些个人见解:

后现代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政治”“经济”“文化”“国族”四轴并列,都能够对政治生活产生重大影响,而不单是现代社会的“政治”“经济”两轴。

后现代化

人类社会向后现代社会演化的过程,即为人类社会的“后现代化”。
个人的思维方式转变为能够适应后现代化社会的思维方式,即为个人的“后现代化”。其他实体同理,在此不多赘述。
没有证据表明,前现代社会无法(至少部分)跳过现代化阶段直接后现代化,目前的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中国社会目前事实存在LGBTQIA+/女权/环境保护/动物保护等社会思潮,尽管社会没有完成现代化,政府也并不支持后现代化)。

分水岭

我认为,社会初步进入后现代社会的分水岭在于,有/有过“(至少部分)后现代化的党派”上台执政。
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的美国已经初步进入了后现代社会(美国的左/右翼政党及支持者目前更多是在文化和国族轴产生了分歧,很明显已经部分后现代化了)。

四维政治光谱图

四个轴分别为:政治、经济、文化、国族。

政治

政治激进:追求个人自由
政治保守:追求政府威权
分水岭:是否支持政府应该存在,支持政府应该存在为政治右翼,反对政府应该存在为政治左翼,不支持不反对为政治中立

政治左翼就是通常所说的“无政府主义者”。

极端参照物举例:
政治极左:无政府主义
政治极右:极权主义

经济

经济激进:支持社会主义
经济保守:支持资本主义
分水岭:支持社会主义为经济左翼,支持资本主义为经济右翼,都不支持为经济中立

经济左翼/右翼就是通常所说的“社会/资本主义者”。

极端参照物举例:
经济极左:共产主义
经济极右:垄断资本主义

文化

文化轴必须以文化实体为单位进行讨论,因为同样的文化可能在不同的文化实体中处于不同的位置,比如说“堕胎”在美国是文化左翼,而在中国是文化右翼。
在同一文化实体中:

文化激进:反对维护任何传统文化
文化保守:支持维护至少部分传统文化
分水岭:是否反对维护任何传统文化,反对维护任何传统文化为文化左翼,不支持也不反对任何传统文化为文化中立,其余为文化右翼

通常所说的“进步主义者”大多属于文化左翼,“保守主义者”大多属于文化右翼。

极端参照物举例:
文化极左:文化马克思主义(不代表我支持“文化马克思主义”阴谋论,这里只是借用一下那个阴谋论描述的“文化马克思主义”概念;另外,除此以外,我没找到成体系的文化极左意识形态,但确实存在一些人极端反对维护他们所在文化实体的传统文化,例如一些“多元文化主义”和“文化相对主义”的支持者)
文化极右:极端保守主义、极端文化反动主义

国族

国族激进:反对国族认同
国族保守:支持国族认同
分水岭:是否支持国族应该存在,支持国族应该存在为国族右翼,反对国族应该存在为国族左翼,不支持不反对为国族中立

国族左翼/右翼就是通常所说的“国际/国族主义者”。

极端参照物举例:
国族极左:国际主义
国族极右:极端民族主义、种族主义

从 2023-12-21(GMT+08:00)起,博客无限期停止更新。
上次说恢复更新后,因为某些原因,一次也没更新过,实在对不起我的读者们(如果有的话)。
身体又垮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轻易说“恢复更新”这样的事了……
除非我未来某天能够确保我的身体状况好到足以保证我维持长期更新博客……

0%